室內設計裝修

關於部落格
裝潢設計
  • 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終結者不是科幻:美軍“殺手機器人”或改變戰爭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美軍士兵正在部署作戰機器人(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   參考消息網12月11日報道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12月5日發表題為《說說你身邊的衝突:機器人戰爭》的文章,作者為前澳大利亞陸軍高級軍官巴庫斯·菲爾丁,全文編譯如下:   在衝突中使用殺傷性機器人是大勢所趨。一旦成真,它將給戰爭方式帶來巨變。關於如何開發和運用這種能力的討論已經開始。   機器人總體上變得越來越小巧、智能、便宜且無所不在。殺傷性機器人越來越具有致命性和識別力。自主程度將是機器人在衝突中發揮作用的關鍵推動力,它可能會分為三代:半自主型、有限自主型,最終是全自主型。   半自主型(使用機器人殺人,但由人來做決定)已經存在了十年。由於技術和成本因素,半自主型到目前為止掌控在國家手裡。此外,把高層決策者定為目標逐漸被認為是合理、有效的策略。軍隊用無人機、飛機、導彈,偶爾還有特種部隊突襲進行“定點清除”已變得司空見慣。隨著殺傷性機器人激增,由於其低造價、低風險,它們會越來越頻繁地被用於執行這種任務。   非國家力量似乎準備通過給現成的商業性無人機加裝遙控炸葯來加入這場競賽。這種裝置可能會在機載攝像頭的引導下找到它的既定目標。   半自主型殺傷性機器人著眼於區分戰鬥人員和非戰鬥人員,由負責做決定的人來動用殺傷力量——這是各國通過《日內瓦公約》予以的約束。很多非國家力量無視這種區分,因此他們更有可能在沒有人參與的情形下使用殺傷性機器人,這可能會首先在有限自主型機器人上面表現出來。   全球定位系統(GPS)對於這種能力的實現至關重要。由於全程無人參與,機器人將得到授權或者說按照編程做出殺戮“決定”。區分戰鬥人員和非戰鬥人員將不那麼重要。選定目標的依據就是特定時間在特定地方的人。有限自主型殺傷性機器人需要的監督較少,似乎比半自主型具有更大的作戰靈活性。   有限自主型殺傷性機器人對於那些謀求製造大量人員傷亡從而將其“恐怖效應”最大化的非國家力量和非正規軍尤具吸引力。最先出現的可能會是經過非國家力量改裝的商業性無人機和其他機器人。再往後,國家授權生產的殺傷性無人機的仿品會變得更為普遍。   有限自主型殺傷性機器人還對國傢具有戰術用途。隨著這一代機器人的能力增強,機器人將根據“特色行為舉止”來確定重點目標。這一代機器人可能還會看到反機器人機器的出現,它們的任務是找到並摧毀殺傷性機器人。   全自主型殺傷性機器人將完全自主地殺死指定戰鬥人員。從1984年上映的電影《終結者》可以想象出這一代機器人的巔峰,但在現實中,全自主型殺傷性機器人更有可能採用功能形態而不是人形。   用來區分戰鬥人員和非戰鬥人員的技術在目前還難以想象,它很可能會包含光覺、磁性和爆炸煙霧感應器再加上生物特征數據庫和行為規則系統。鑒於這種系統的成本,率先運用這一代機器人的可能會是國家。非國家力量不大可能用得起全自主型殺傷性機器人。不過,在近期內,這些群體可能使用依靠商業性技術建造的殺傷性機器人。正是在這方面,國家急需採取反制措施。      【延伸閱讀】帶你看當代最先進機器人 上天入地高速運算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無論是在太空探索和衛生醫療領域,還是娛樂、國防和公共安全領域,機器人技術都不斷發展進步,達到令人吃驚的程度。科學家研製的機器人有些具有自治能力,有些仍需要操作人員操控。它們不僅是人類四肢的延伸,更具有人腦遠遠不及的高速運算能力。此外,它們還能充當人類的替身,進入人類無法進入或者對人類而言過於危險的區域執行任務。圖為2014年1月21日,法國里昂,學生們與機器人Awabot一同上課。Awabot由機器人公司Robopolis的首席執行官布魯諾-伯納爾研製,用於代替因各種原因請假的學生上課,將老師的授課內容帶回家裡,讓學生不會因缺課影響學習進度。Awabot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傳話筒”,能夠移動並與老師進行互動。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6月24日,東京的國家新興科學與革新博物館,機器人播音員Otonaroid在一場媒體見面會上亮相。Otonaroid由日本機器人技術專家、大阪大學的石黑浩教授研製。播報新聞時,這款機器人播音員不會出現錯誤,還能流暢地背誦複雜的繞口令。Otonaroid採用硅樹脂皮膚和人造肌肉。在一次演示中,這個遠程遙控的機器人配合畫外音活動嘴唇,播報新聞,同時還能皺眉眨眼和左右擺動腦袋。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12月20日,美國佛羅里達州霍姆斯特德的國際機器人挑戰賽現場,一名工作人員正用力推脫離預定路線的四足機器人“步兵班組支援系統”(LS3)。LS3是一種半自動機器人,在設計上可攜帶重物翻山越嶺,同時還能像訓練有素的軍犬一樣與士兵進行互動。國際機器人挑戰賽由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在2011年日本福島核事故之後舉辦,旨在推進用於應對自然和人為災難的機器人的研製。福島核事故發生後,五角大樓派遣在設計上用於在伊拉克拆除臨時爆炸裝置的機器人前往現場,進入被放射性物質污染的人類無法進入的危險區域執行任務。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2月24日,伊朗瓦拉明的阿爾伯茲小學。類人祈禱機器人“韋爾旦”(Veldan)正在祈禱。“韋爾旦”由當地教師阿克巴爾-萊茲納研製,用於教導學生如何祈禱,鼓勵學生大膽地說出自己的祈禱語。萊茲納借助最基本的工具在家裡製造了這個機器人。“Veldan”一詞在《古蘭經》中出現,意為“天園中的少年”。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11月19日,東京的一場媒體見面會,一身機器人打扮的日本演員松平健與他的“同胞兄弟”——以他的形象為原型的安卓機器人“松山”。研製這款安卓機器人旨在為日本電信公司KDDI做廣告。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2月18日,法國埃爾佈雷的奶牛場,機器人正給霍斯坦種乳牛喂草。這種機器人售價14萬歐元,雖然價格昂貴,但效果極佳,每頭奶牛每天的產奶量平均提高了35公斤。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12月20日,美國佛羅里達州霍姆斯特德的國際機器人挑戰賽現場,美國宇航局的機器人RoboSimian正在完成穿過複雜地形的任務。國際機器人挑戰賽由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舉辦,共有來自美國、中國、日本、韓國在內的7支隊伍參賽。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9月,美國亞利桑那州的諾加萊斯,管道機器人“伊努克頓”正在狹窄的管道內移動。“伊努克頓”為邊境巡邏隊研製,用於勘察人類無法進入的狹窄管道。它的前部裝有攝像頭,將畫面傳輸給操作人員。操作人員利用控制器對其進行操控。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10月17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範登堡空軍基地,X-37B軌道測試飛行器完成第三次任務,在跑道上降落。此次試飛共在軌道逗留近兩年期間。自2010年第一次試飛以來,美國空軍的X-37B空天飛機便吸引著無數太空迷的目光。這款空天飛機酷似一架迷你版的航天飛機,機身長只有29英尺(約合8.8米),翼展15英尺(約合4.6米)。對於X-37B從事的任務,美國軍方一直嚴格保密,促使太空迷提出了各種各樣的猜測。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5月14日,俄羅斯莫斯科的交互式機器人展現場,機器人“泰坦”登臺亮相,為觀眾表演舞蹈和講笑話。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12月12日,美國新澤西州彭索肯的機器人比賽現場,國防承包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先進技術實驗室的機器人正在清理路障。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11月6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卡邁克爾的慈愛聖胡安醫院,“慈愛遠程醫療網”的醫學部門負責人艾倫-沙特澤爾站在機器人RP-VITA旁打電話。RP-VITA能夠將醫生影像“傳輸”到醫院,參與會診和提出治療方案。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5月17日,俄羅斯莫斯科的機器人展現場,參觀者正仔細觀察一件展品。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11月17日,迪拜的阿爾-馬爾默姆駱駝比賽現場,機器人騎手騎著迪拜賽駱駝俱樂部的駱駝在賽道上狂奔。2002年之前,駱駝比賽的騎手均是由來自孟加拉國、巴基斯坦、蘇丹以及其他國家的窮人家孩子。在2002年宣佈非法化之後,機器人扮演起騎手角色。此外,駱駝上還安裝了減震器和GPS追蹤系統。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11月6日,日本東京的年度國際機器人展現場,日本老年人護理用品廠商Asahi Sun Clean的一名員工正在演示一款可穿戴助力裝置。這款裝置名為“肌肉服”,由存儲在空氣罐中的壓縮空氣提供動力,幫助護理人員搬運老人。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1月22日,剛果(金)金沙薩的一個交叉路口,機器人交警正在監視交通。機器人交警由金沙薩高級應用技術學院的工程師研製,裝有4個攝像頭,用於記錄交通流量,隨後將數據傳輸給指揮中心進行分析。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4月3日,德國馬格德堡的機器人世界杯比賽現場,德國隊與英國隊的比賽正處在進行時。機器人世界杯大聯盟的44支球隊參加本屆世界杯,在足球、營救和舞蹈等比賽項目展開較量。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7月30日,法屬圭亞那的庫魯航天基地,歐洲航天局的自動轉移飛行器搭乘阿麗亞娜5型運載火箭發射升空,奔赴國際空間站。自動轉移飛行器負責為空間站上的宇航員運送食物、水、氧氣以及其他補給。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7月10日,德國柏林的猶太博物館,一個機器人正在書寫《希伯萊聖經》。這個機器人借助鋼筆和墨水書寫,書寫速度與人類相當。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7月8日,日本築波的一個實驗室,日本國家高級工業科技研究院的松本俊夫與他研製的類人機器人“Actroid F”。Actroid F是一對龍鳳胎。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7月14日,法國巴黎的協和廣場,第61炮兵團的SDTI無人機亮相巴士底日大游行。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11月18日,馬德里的IEEE機器人及自動化分會類人機器人國際大會現場,類人機器人iCub與工作人員互動。iCub由意大利理工學院研製,是歐洲RobotCub項目的一部分,現已被世界各地的20多家實驗室採用。這款機器人裝有53個馬達,用於移動頭部、胳膊、雙手、腕部和大腿。此外,它還裝有視覺和聽覺系統,具有本體感覺能力,同時還可以借助加速計和陀螺儀感知物體移動。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3月22日,日本東京,一個機械臂正與棋手佐藤真矢下日本象棋。這個機械臂由日本汽車零件製造商Denso研製,由電腦游戲軟件YaneuraOu操控。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10月15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奧克維爾,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奧克維爾站的測試用葡萄園,雅馬哈的無人機RMax正在葡萄藤上空噴水。通過這種模擬,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研究人員能夠瞭解RMax噴灑害蟲防治物質和營養物質的效用。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的國際機器人挑戰賽現場,卡內基-梅隆大學國家機器人工程中心的機器人CHIMP正在參加比賽。國際機器人挑戰賽於12月20日至21日舉行,由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組織,旨在推進用於應對自然和人為災難的機器人的研製。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7月3日,國際空間站的“命運”號實驗艙,美國宇航局宇航員、第22遠征隊指揮官傑弗里-威廉斯正在檢查SPHERES衛星。SPHERES是“同步位置的保持、連通與再定向試驗衛星”的英文首字母縮寫。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6月29日,東京紅燈區歌舞伎町的機器人餐館,巨型機器人和舞者正為客人們表演。機器人餐館兩年前創辦,估計耗資1000萬美元。餐館的機器人每天表演三次,主要面向外國游客。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5月17日,俄羅斯莫斯科的機器人展現場,來自新加坡的機器人正與一名小男孩互動。  (原標題:終結者不是科幻:美軍“殺手機器人”或改變戰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